第一集团军司令部。

    “王波将军,我知道你是波斯人最具有指挥能力的军官。请问先生,我想知道先生对于当前局势有什么好的看法吗?我知道的是,就在刚才,第二集团军发动了更大规模的进攻,他们出动了超过七个步兵师攻击安息的第五步兵师,安息人后撤到他们不足两公里的防线了。似乎,一场合围就要完成了。你认为陈力将军有这样的能力吗?”张甘这样问道。

    王波并没有回答问题,他只是关心这个消息的情况如何,第一集团军恐怕难以发起进攻,因为他们兵力削弱了最少一半,他们进行防守还可以,想要大规模的进攻,似乎根本不可能的了。而友邻部队太过于遥远,他们还需要防止其他方面的攻击,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他们的态势,似乎并不是太有利的很。

    “我想知道的是,这个消息,千真万确?”王波这样问道。

    “是的,千真万确,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他们的状况就是如此,而且,他们的态势似乎更加的有利一些,不知道王波将军是怎么看待这样一件事情的?”张甘这样问道。

    “不妙,很不妙,我知道的是,第五步兵师师长李胜之是一个极为难缠的家伙,这个家伙虽然有一些狂妄,但是战斗力还是很强悍的,而且极为的大胆,他是不会主动收缩到这样一个防御极限上来的,似乎他的防线,很容易被击穿,只要步兵火炮发起猛烈的攻击,他们的炮弹就会穿越他们的整个防区。似乎情况就是这样。但实际上,我认为,情况完全不是这样一种态势。这可能是一个陷阱。对方设置了这样一个陷阱而存在,面对这样的一种状况,他们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样的一种状况了。”王波很是担心的说到。

    对面的李胜之是一个极为难缠的对手,他知道这样一点,陈力估计已经被他们的假动作给迷惑了。是的,最后两公里,他们似乎只要投入最后一个步兵营,最后一个炮兵营,发射最后一发炮弹就能赢得胜利,最后肯定是波斯人首先消耗掉自己的武器弹药,然后他们的力量一旦用尽,就会被对方伏击,然后损失惨重,在这样的一种态势下,王波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他们需要改变这样一种态势,这样的话,才能让他们彻底的解决这样的一系列上的问题,如此,他们才能有更大的发展,这是极为疯狂的一些做法,这样的做法会给他们带来很大的麻烦的。

    “很抱歉,张先生,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可能我需要调整一下我的部署。”王波这样说到,他是矛盾的,因为第二集团军的情况十分的不利。一旦让李胜之得知这样的一些情况的话,或者是展开反击的话,结果就会变得极为的困难。

    似乎第一集团军可以做一些什么,但是第一集团军如果真的这样做的话,他们的兵力就会消耗掉非常大的一种地步上来,不仅仅如此,局势就会变得更加的不利。王波在考虑,他的部队伤亡已经过半,弟兄们不能再损失了。可以如果让第五步兵师打垮整个第一集团军的话,结局就会非常的不利,因为他们可以从侧翼方向上,形成一个巨大的迂回,他们目前的防线也会彻底的崩溃,在这样的一种局面下,他本人都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了。似乎只有帮助第二集团军,才能避免这样的一种困境,如果不能帮助他们的话,就会对他们形成很大的不利态势,这种清情况下,他本人也是不清楚这样一点的。

    王波在自己的办公室冷静了很长时间,最后他递交了一份作战分析报告。他希望能够引起重视。

    波斯国民军司令部。

    “最后不到两公里,非常的好,只要第二集团军继续发起进攻,打败对方,让对方的情况变得更加的有利起来,我们就能彻底的围困住第五步兵师,吃掉他们,给他们一个教训。”图普利看着沙盘兴奋的说到,很多参谋兴奋的表示他们胜利在望。而图普利本人也受到了这样的一种积极情绪的鼓舞,这让图普利自我感觉良好,他甚至觉得,他们可以赢得一场战争的胜利了。也正是在这样的一种情绪影响下,图普利对于存在的为吸纳看不见。而一旁的参谋长李普却很是担心。

    安息的第62步兵团已经增援上来,他们进入到了那个狭窄,只有两公里作战区域的地方,可以前沿并没有报告对方投入62步兵团的消息,那么这只有一个可能,这是李胜之手中的预备队,一旦对方发起猛烈的反击的话,处于进攻力量耗尽状态当中的波斯军队,第二集团军就会遭受灭顶之灾,没有人能够挡住这样疯狂的进攻,李普知道第一集团军的情况。因为那里的情况真的说不上来是好的,在如此情况下,他们该如何应对这样的态势,他自己都不清楚了。

    “这。”李普拿着报告,而周围的参谋们正在狂妄的说着反击,以及如何吃掉对方第五步兵师的计划,图普利听的很是兴奋,但李普知道的是,这些计划都是他们自己妄想出来的,根本不可能实施起来,而且没有这样的一种可能,但是他该怎么说。让他们的长官相信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李普觉得自己都没有这样的能力能够做到这样一点了。

    局势还在处于一种不利的态势当中,这样的一种状况,让李普很想说明情况。

    可能当前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进攻当中的第二集团军立即停止进攻,转入防御作战当中,这样的话,他们可能还有机会一下子赢得这样一场战争的顺利。转入一个安全的局势当中。

    “长官。”李普想要报告,但图普利却沉浸在幻想当中。这让李普很是为难。因为在这个时候停止进攻,让第二集团军转入防御状态,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也是一种让人根本无法理解的事情。在这样待一种态势下,他们的很多情况都是难以应对转变的。

    这就是波斯人之后转变的机会,但被图普利毫无情面的给拒绝了。这样的局面真的很难来应对。

    韩国,新郑,最高统帅部。

    “波斯人的财政状况实在是令人担忧,我担心的是,他们的局势会更加的糜烂,表面上看,他们发起了进攻,但是他们真的能够打败对方吗?我看未必有这样的一种可能。”韩淑这样说到。

    “王上,波斯人的局势的确非常的担心,但是他们正在给予我们更多有利的态势解决这样的一些问题,这样的话,我们的很多情况就会变得极为的不同起来,在如此情况之下,我们该如何应对这样的一种状况,就需要看看我们的调试如何了。”张良这样说到。

    “嗯。波斯人的问题真的够麻烦的。”韩淑这样说到。波斯在于他们不断的打仗,但打的都是败仗,国土不断的沦丧,韩国人根本不看好这样的局势,他们希望能够重新扶持一个有利的代言人,这样的话,他们的情况或许能够改变一些有利的处境。

    但问题是,谁能够达到这样的一种态势上来,这点他本人都不太清楚在这样的一种状况下的发展。

    “顾问团发来的电报极为的不看好这次的进攻。陈力就是一个小人,卑劣的小人,报纸上吹嘘他是一员虎将,他看他是一员唬将。”韩淑这样说到。从人才任用上来看,就能看出对方局势上的不利,以及一些情况上改变的不利态势,如果真的让他们做这样的事情的话,他们可能就会无法达到这样一种态势上来,这样的局势,真的是很难进行下去。

    “呵呵。”张良不禁笑了。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韩淑都能发起这样的嘲讽,显然波斯人已经做了太多有趣的事情了。可惜的是,他们自己都认识不到这样的一种状况,想要改变这样的一种情况,实在是有一些太难了。

    “王上,局势的发展是会非常的不利,如果他们再次再后撤的话,就会威胁到他们的核心区域,这个区域是不能失去的,他们必须加强防守。不然的话,阵地就会丢失的越来越多,最后什么也就没有了。”张良这样说到。沿海地区,以及石油产区是波斯人的重要的经济命脉,一旦被安息人威胁,或者是切断这样的一种经济命脉上来,情况可想而知,这将会是多么糟糕的一个状况,在这样的一种态势下,他们想要扭转这样的局面是一种根本不可能的情况。

    这种状况会让我们损失惨重,甚至是更加难以进行下去的。

    局势就是在这样的一种不利情况当中,进一步的恶化,而波斯人毫无办法,应对这样的不利局面。( 穿越到大秦的武器大亨 http://www.xiashu1.com/0_22/ 移动版阅读m.xiashu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