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可能不行!”叶天很无奈的说道,她也不想拒绝薛琪的好意,但今晚他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去做,实力不眷恢复的话,叶天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叶天的自信不是" com

    在国外几年叶天深深的懂得,有一身好本领才能够做自己想做的事,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当然,这是在叶天有了功夫之后才领悟到的,如果叶天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话,那这些都不重要。

    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一旦叶天没有了功夫,某些仇家就会找上门来势必会疯狂的报复叶天,当人达到了一定的高度时某些在普通人眼里高高在上的人也不是那么在乎了,叶天没有功夫的话,不可能接触到天龙的人,更不可能可以与莫天邪这样的纨绔公子哥斡旋。

    叶天不能也不想失去自己的功夫,所以必须要眷恢复过来。

    后面还有太多的挑战和困难需要叶天去面对,帮助天龙组不让他们解散,这是叶天之前在明珠的时候答应过洛神的,只要叶天做到,洛神就会告诉他关于自己父亲的消息。

    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对叶天有吸引力了,从回国之始叶天就此冲着自己父亲回来的,经过了大半年的时间,现在叶天知道父亲还活着,心中的石头落下了,可是对父亲的担忧还没放下!

    父亲在国外做什么?会不会有危险,自己的母亲又是怎么回事?一些列的疑问只有找到自己父亲才能一步步的解开。[ ]

    薛琪以为叶天千里迢迢的来找她,是想她了,她只是想要用自己的方式给予叶天一些奖励,俗话说小别胜新婚,她自己对哪方面也有些渴望,不过既然叶天说不行,薛琪也不会勉强,叶天连和她上床都推辞,肯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薛琪心中虽然有些小小的失落,但还是很理解叶天,开玩笑道,“什么时候这么正经了,我好不容易主动一次,你这个家伙竟然还拒绝我!”

    和叶天认识不是一天两天,薛琪的印象之中叶天对她的身体是有依恋的,每次见面至少都会拉着她做两次才肯罢休,这次能够坦然的拒绝,着实让她有些意外。

    叶天不是正经了,他对自己的女人一般都会很不正经,只是今天真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和薛琪缠绵什么时候都可以,但是自己的内力一天不恢复,叶天就一天不安心。

    “傻丫头的,我怎么会拒绝你呢!只是今天不方便,改天吧,到时候让你一次做个够!”叶天把薛琪拥进怀中笑着说道,叶天其实是很想和薛琪缠绵悱恻的,因为薛琪有着她自己独特的一面,那就是她是白虎之躯,下面私密处一毛不长,一想到薛琪身下的某个部位,叶天就感觉身上渐渐发热,怎么可能不想要呢!

    薛琪脸上一红,心中却有一丝甜蜜,不过她还是轻轻在叶天的腰间掐了一下,撒娇一般的嗔道,“流氓!”

    “什么,你要我对你耍流氓啊!”叶天故意混淆视听,说完抬起手在薛琪的丰满的胸部上摸了一把,笑道,“这样满意不?”

    这里是校园,薛琪生怕被人看到,羞涩的瞪着叶天嗔道,“作死啊你!”

    叶天和薛琪又牵起手漫步在燕大的各个角落,两人边走边聊,不知不觉中一个多小时转眼就过去了,薛琪下午还有课,最终依依不舍的与叶天分别,临走时还赏给叶天一个香吻。[ ]

    离开燕大校园,叶天在校门口遇到了一位不速之客,而且是叶天不得不见的人之一,校门口停着的一辆红色奥迪,车门打开后从车上下来以为四十多岁的美丽少妇,身材高挑丰腴,肌肤白皙胜雪,身上的穿着打扮也很贵气。

    女子冲着叶天走过去,摘下墨镜后叶天才认出对方来,只是叶天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宁洛的母亲苏芸,不过既然已经碰到了,叶天还是得打声招呼,不管宁洛和家里的关系怎样,眼前这位美少妇毕竟是自己未来的岳母。

    “苏姨,您怎么在这里?”叶天恭敬的走到苏芸跟前点点头问候道,不过苏芸没有什么好脸色给叶天,曾经宁洛带叶天回去的时候苏姨就不是很赞同女儿和叶天交往,她一直觉得楚牧南才是跟宁洛天造地设的一对。

    不仅只是苏姨有这个想法,宁家包括宁洛的父亲以及所有的亲戚朋友都觉得宁洛和楚牧南更为合适,他们所在乎的不是宁洛幸福与否,而是在意楚牧南家庭背景,宁家和楚家要是结亲的话,双方都能获利。

    或许这是大家族的通病,他们很少会在意儿女的个人意见,什么事都喜欢替他们做决定,认为门当户对才是最好的选择。

    苏姨冷漠的看着叶天,“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吧!”

    说完这句话,苏芸也不管叶天同意不同意转身就上了自己的车,叶天顿了一下,也跟着宁洛母亲上了她的奥迪车,叶天坐进副驾驶后苏芸将车子发动,调转方向之后往市区开去。

    苏芸对叶天的了解很有限,除了他的名字和年纪之外,其他可以说知之甚少,连叶天做什么她都不了解,也不屑于去了解,在她认为,叶天再厉害能够厉害的过楚牧南?

    再说楚牧南就算不怎样,可他背后有一个庞大的家族支撑着,你叶天能有什么能耐和别人相提并论。

    苏芸开车带着叶天来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她想借此让叶天好好瞧瞧,他们这种人和叶天不是同一个层次的,来到高档酒店之后,苏芸又点了几个相当奢侈的菜系,她本以为叶天看到这些东西后会露出羡慕或者惊叹的神情,可是叶天至始至终都保持着平静。

    “苏姨,我吃过饭了,您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叶天知道苏芸是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让他知道自己这个穷小子和人家的差距,但是叶天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因为这种小把戏在他看来很幼稚也很无聊!

    在五星级酒店吃吃饭就多么了不起似的!这恐怕是暴发户才有的心态,如果叶天愿意的话,他一年上头天天住在五星级酒店也无所谓,那些开销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

    现在叶天的整形医院加上麒麟酒店的营业额,每个月有好几百万的纯收入,而且还在快速的增长之中,到了明年说不定叶天每月的收入就能达到千万级别。

    虽然无法与宁家这样的大财团相比,但也不至于让宁洛受委屈。

    “这些你应该都没吃过吧,就当是尝尝鲜,一样吃点也行!”苏芸脸上挂着笑容,可是这种笑容充满了嘲讽和鄙夷的神色在里面,如果对方不是宁洛的母亲,叶天一分钟都不想和她呆。

    叶天笑着摇摇头,“多谢苏姨,我真吃过了,而且这些菜也吃腻了,我还是觉得家常菜最好吃!”叶天其实对吃不是特别将就,合胃口,吃饱就行,是不是吃起来有面子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苏芸听到叶天的话后,竟然笑的更欢心了,她觉得自己听了一个很搞笑的笑话,你一个穷酸医生还敢大言不惭的说自己吃腻了这样的山珍海味?如果叶天说别人请他吃过,或许苏芸还会相信,但是要说吃腻了,打死她也不信。

    “是吗?你知道这一桌菜多少钱吗?”苏芸不等叶天回答,又说道,“可能你几个月的工资也不够这顿饭钱!”( 和护士后妈生活的日子 http://www.xiashu1.com/7_7305/ 移动版阅读m.xiashu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