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书)楼(WwW,MinGshuLou)????韩天平怒道:“哼,算了吧,这是什么单位,你没钱没后门我们就不说什么了,还没学历喜欢谈什么狗屁音乐,你自己觉得可能性大吗?”他一脸凛然的盯着莫菲,莫菲头痛欲裂,她真想大喊出来:“不要逼我,不要问我!”她抓起杯子大口的喝了几口水,依然镇定的答道:“今天看不到明天,只要她们自己幸福就好了”

????韩天平大喝:“幸福?锤子幸福,什么是幸福?”

????莫菲大着胆子说:“你和你老婆不就挺幸福吗?”

????韩天平哼一声说:“你还是觉得我自私对吧?自己开心却要牺牲妹妹的幸福。/名书楼mingshulou名书楼/”

????莫菲抿嘴直视韩天平的目光,韩天平叹气,到底垂下了头,“这些事给你说也说不清楚,总之嫁给贝西不是什么好事,她自己也不会快乐。”莫菲也垂下头想:“他说的对,韩天桢现在的确不快乐。”她轻轻摇摇头驱散不好的想法,“二老的病严重吗?韩天桢不回去吗?”她怏怏的问道。

????韩天平:“还好吧,毕竟人老了,哎!天桢还敢回家了,现在连我电话都不接,和家里基本上通讯全无,一说起来就吵架,她还是别回去了,回去了保准把那两老的气死!”

????莫菲沉默。

????韩天平:“你还是帮着多劝劝她,我也把你当小妹看,你就当帮帮大哥好吗?”

????莫菲沉默。

????韩天平把沉默当做认同,他继续道:“你一定要劝劝她,家里是绝不可能同意这门婚事的,我走了,上班的情况你打电话问下办公室,看他们怎么安排。”

????莫菲沉默。

????韩天平站起来,声音几近哀求:“你帮帮大哥,朋友之间讲话比家人有用的多,妹妹太不懂事,你给她多讲讲,分析分析,我想她总会明白过来的。*名书楼*mingshulou*名书楼*”

????莫菲闭上眼,心里抓狂似的呐喊着:“不要再说了,不要再逼我,他们结婚了他们结婚了!”她心里阵阵痉挛隐隐作痛,“说了吧,说了就解脱了,韩天桢不必再害怕,韩天平也不必再白日梦,而我更不需要这样纠结。”她深深的吸气:“说了吧,说了以后才能开始新生活,说了吧,说了吧……”莫菲脑袋里嗡嗡嗡的响,和念咒似地。她祈求韩天平赶紧走,赶紧出门,那嗡嗡嗡的咒语马上就要击溃她的防线,马上……

????韩天平却没有马上离开,他看到了莫菲有些扭曲的表情,很好心的问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莫菲微微摇头,她的嘴唇干得要命,端起水杯却发现杯子已空,韩天平极有眼色的接过杯子倒了杯开水递还给她,她接过来也不敢看他的眼。他又问:“你是不是不舒服,你怎么不早说?”

????她不吭声,起身回卧室找了一张纸,一支笔,趴在桌子上一字一画的写到:

????“爱情没有对错

????今天看不到明天

????他们已经结婚了”

????韩天平不知她在写什么,好奇的凑过来看,她却遮的严严实实。写罢,她把纸仔细叠好,用了很大的劲递给韩天平,“出去再看!”莫菲一字一句的叮嘱。韩天平拿着纸想拆开,莫菲哑着嗓子恳求:“拜托了,出去看。”韩天平干笑道:“什么东西,下期彩票号码还是武功秘籍?”莫菲别过脸去小声说道:“看了就知道了。”韩天平看她神情严肃异常也就作罢。两个人这才互相道别,关上门,莫菲迅速把韩天桢和韩天平的电话拖入黑名单,她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手心里的汗快要凝结成水珠滴下。

????她靠在沙发上闭上双眼,“到底还是说了”她不停的摇头自言自语“是对还是错,是对还是错?”她很怕自己的这个决定会把事情推到更加恶化的地步,她很怕这样一直逃避的韩天桢会因无处可逃而走上“死路”,当然这些都只是推测,现在唯一能确定的是,莫菲用一张小纸和二十个字结束了与韩天桢的情谊,朋友情也好,姐妹情也罢,以后都不复存在。/名书楼mingshulou名书楼/就算韩天桢不恨他,她自己也是无颜再面对她,毕竟从韩天桢和莫菲单方面来讲。自己背叛了韩天桢,背叛啊!她额头上的汗渗了出来。

????莫菲心惊胆颤的在屋里等了一会,没听到敲门声,人才慢慢的放松开来,在床了躺了十几分钟,自觉好了许多,赶紧给办公室打电话询问上班的情况。接电话的正是管排班的班长,明显他今日心情不佳。莫菲轻声细语的问好,他也没什么反应,只是嗯嗯两声算回礼,然后莫菲问及上班一事,他说:“今晚夜班吧。”

????莫菲皱眉道:“我刚下车,工衣也没换,看时间这会儿恐怕也赶不上了,排明天的班行吗?”

????班长恶声恶气的回答:“今天上面忙的很,你快点,来得及。”

????莫菲低声下气的哀求:“排明天早班好吗?我才刚下车,也有点感冒了……”

????班长不耐烦的打断她:“说了晚上忙的很,你快点。”

????莫菲头痛欲裂,她冷冷的回道:“知道了”她说完就把电话挂了,很没有礼貌的“再见”也没说一声。她是如此难受,难受到想哭。她突然生出一个念头,“就这样结束吧!”就这样结束这里的一切,趁着行李还没打开,拎上走吧。“可是该去哪里才好呢?”她颓然的站在屋里想,暗红色的行李箱正孤零零的靠在门边,他看着自己的主人,莫菲看着他。

????她想自己应该是去找裴远的,可这一次不是看望,而是“投奔”,看望只是暂时的,投奔却有可能代表永远。怎么会,这么快又到了命运的岔路口?莫菲欲哭无泪,当“裴远”再一次和自己的命运休戚相关,她畏缩不前unny揽她入怀的情景历历在目,对sunny说的“我爱你”,声音依旧徘徊耳边,更有和sunny生死相依的誓言横亘心头,一切仿佛只是昨日的事。这于裴远公平吗?这样肮脏的自己和那样清白的裴远还有幸福的可能吗?自己在幸福时抛他入脑后,在困境中逃的比兔子还快。自己哭的时候打电话给他,寂寞时呼唤他的名字,可是欢笑里没他,温情里没他。莫菲一颗心沉入谷底,她想,这才叫“自作孽不可活!”夜色渐浓,莫菲依旧在屋里不停的转圈,想从中寻到出路。可如果转圈也能解决问题,转圈转到头晕的韩天祯早就过上幸福生活了。

????她想起过去曾有一段时间,她强烈的感觉自己爱着sunny,但现在sunny在心中的印象正慢慢淡去。从最初的恋恋不舍到今日的淡然,算起来也不过四个月,就这短短的四个月,昔日的激情不复,昔日的悲伤也不再。反倒是裴远,离开越久就越想念。为什么会这样?她反反复复的问自己,难道那些曾无比强烈的感受都只是幻觉,难道之前的所有全部是错,难道自己真的那么容易被寂寞打败,难道自己的眼一直被笼罩在迷雾里,自己的心也从未从泥沼中挣脱。难道自己就真个是那么薄情的人,难道堕落是自己所愿……她一连问了自己许多问题,可惜,没有一个她能回答上来。

????最后她想:“追根结底,我只是个普通人罢了。”莫菲这样想时心里好受了许多,是人就有自私的本性,有堕落的权利,是人,就会分不清真假,辨不清此爱与彼爱。所以这世间才有痛苦一说。只要活着,就逃不掉,你和我一样,我们都一样,谁也逃不掉。

????所幸的是,莫菲兜兜转转这么一大圈,终究明白了自己所依赖的也只有裴远。“依赖”这个词说起来远不如“爱情”美妙,可是“依赖”却远比爱情牢固,因为他代表着信任、温暖和家,而这世上有什么比一个家更重要。“裴远呵,他是莫菲的家!”可是莫菲,她犹豫着站在行李箱前不敢回家。她是做错了事的小孩,家里的大门还会不会为她敞开?

????她下不了决心,她和裴远的中间重峦迭嶂,其中最高的一座山峰是sunny。那山如此之高,她只是望一眼就觉得头晕眼花,她想这辈子自己也难以跨越。虽然莫菲百般不愿,sunny终究还是变成了一个噩梦,在以后漫满人生路上,只要想起他,随即而来的就是对裴远说不完的抱歉,对往事讲不尽的后悔。莫菲苦笑,这样的情形岂非和韩天桢想起X一样?怎么会这样呢?莫菲问自己,怎么会这样呢?莫菲在心里问上帝。

????她突然想起了巫原启,那个和裴远同时追求她的男子,那个多金的说话口气硬邦邦的男子,那个爱事业胜过其他一切的男子。莫菲以为自己已经把她忘记了,可是现在,她想,如果当初我选择的是他该多好?他的钱会让我的婚姻顺利,他的钱不会让我到这偏僻的小城市堕落成第三者,他的钱会让sunny和我被迫交集的人生路早早避开,会让清白执着的裴远寻到另一段同样清白的情感。莫菲想象着和巫原启在一起简单的生活,即便不幸福,可是如此便能避开不知多少纠结多少痛苦。莫菲专心的想着,想着她的过去,想着她的未来,她空想,幻想,痴想……后来,她终于全身心的投入到一个虚幻境界,在那里重新缔造新生活。

????真好啊!

????如果天一直这样黑下去该有多好!

????如果一直不醒来该有多好!

????可是清晨总要到来

????莫菲,你明天早晨将到哪里去呢?

????我们,明天早晨会去向何方?

????秦箐

????2010――7――4一稿

????2011――3――1二稿^名*书(楼(wwW,MinGshuLou////( 我们属于你和我的故事 http://www.xiashu1.com/7_7312/ 移动版阅读m.xiashu1.com )